首页

李思园评《中华宅用语辞典》︱向日本读者介绍中国宅文化

日期:2019-10-31 21:31:57 阅读量:125 作责:匿名

 

在2019年6月神保镇内山书店日文图书销售名单中,《中国家乡术语词典》(文学通讯社)排名第一。这是一本由个人编辑的中日词典,向日本读者介绍与动画、卡通和偶像相关的汉语成语。这本以单应性形式出版的《中国家乡术语词典》(I-IV)的雏形,自2017年开始在漫画市场上出现。印刷完成后,它还荣登神宝鼎东方书店畅销书排行榜榜首。早在这本书被组装成一本书之前,这家中国书店就全力支持这一系列书籍——收银员把四本书展平。如果你拿起其中一个,看一看,店员会提醒你不要忘记买另外三个。

神保镇内山书店

《中国家庭词典》的粉丝版在保定东方书店展出。

“作为一个新词,日本住宅中的著名语言植根于中国住宅,中国住宅发明的语言为日本人所知。作为一个跨越中日两国文化的居所,作为一名语言学习者,没有什么比这些现象更有趣了。”作者英子在《中国家乡术语词典》的序言中写道。英子声称自己是“一只普通的群居动物,一座腐烂的死房子”。毕业后,日本系去日本学习社会信息科学。研究主题是中日互联网上的公共空间。目前,她在东京从事it工作。在第三卷的后记中,作者甚至要求读者介绍她的作品。在“她喜欢的东西”和“为赚钱而做的工作”之间,她仍在摸索:“因为日本是一个由“俱乐部成员”组成的社会,属于它的公司将相对稳定,外国人经常遇到的一些麻烦,包括签证问题和各种审查问题,将被消除,所以“为赚钱而做的工作”将成为常态。我不太接受这个想法。我想在工作中找到一些我能认同并意识到自己的东西。结果是非常困难。我个人的意志很难与公司的方向竞争,所以我必须不断调整自己。现在我的想法是尽最大努力把我的工作反馈给我自己(包括但不限于我同事的活动),然后即使我继续为了赚钱而工作,我可能仍然会看到一些以前看不到的东西。"

comiket结束后,它将通过在线渠道销售。有时,买家会找到一些日本教授的名字。谈到这本书在日本的热烈反响,英子说:“我没有期待我的读者,因为它是为了满足我自己的需要而写的。在过去的几年里,中国在经济和技术领域有着强烈的存在感。更多的日本人愿意了解现在的中国和中国。谢谢你的环境。我以为只有一小部分中国文化爱好者会对这个话题感兴趣。我认为即使是一些研究中国文化的大学教师也不会买它。”

一个每天加班的“社会动物”需要花费多少精力来编写一本40页的《中国家乡术语词典》和他的志愿者同伴?以夏季市场为例,从5月中旬开始大致确定方向,6月中旬写作时收集要写的词,6月初公布评选结果。7月中旬,每个工作日花30分钟到两个小时,周末基本上用来写作,直到手稿在8月初完成。把手稿送到印刷厂通常需要紧急付款才能赶上八月第二个周末的展览。

我选择以单应形式在comiket中编写一本词典。英子的初衷有三点:“第一,作为一个被动消费的御宅族,它一直渴望随着时间的推移产生自己的内容。其次,在朋友的鼓励下,她在绘画能力为零的情况下,一点一点地学习绘画。到目前为止,她每年可以产生几个同形异义词,这是非常有成效的。听完她的经历后,她也想到了写自己的单应性。第三个原因是我觉得我的工作不有趣。事实上,如果有人能做我自己的工作,我就有做只有我能做的事情的冲动。”成为一个社会人并没有成为“当下的负担”。在朋友的鼓励下,英子在2017年第一次参加了喜剧。两年后,文学新闻社提议在日本出版《中国家乡术语词典》。

我如何向日本读者解释汉语中的宅词?用法、经典化和汉语语境是三个关键点。英子说,“御宅族文化词汇来源于日语并不难解释。令人惊讶的是,一些在中国文化圈早已为人所知的用法今天仍然让日本人觉得新奇。”例如,“11区”用来指日本(源自“叛逆的鲁修”的背景),汉字“宫”和“口”用来代替片假名的“ゥㄊж,这在中国学界几乎不需要解释。

写条目的第一步是对词类(名词、动词、形容词)进行分类,然后考虑是否有同义词、反义词和派生词。接下来,根据单词的原始含义、来源、同义词、衍生词的含义和类型、使用中的注意事项、使用的特定上下文以及用例的顺序解释单词的含义。写作前不要看其他材料,以免受影响。写完之后,搜索网络上的实际使用情况,看看是否有未写的区域。源自日语的单词在使用中没有太大变化,重点是介绍来源。有些词起源于日语,但在汉语语境中意思发生了变化,所以强调了具体用法。

例如,“嘴对身体和完整性不尊重”这句话来自宫口动画的常规台词:“嘴令人厌恶,但身体是诚实的”(嘴对身体不尊重,身体是直立的)。同义词中列出了短语“傲慢”和“摩擦疲劳”。入口的定义指出了居住圈认知中“势利”的“可爱属性”与一般公众理解的“傲慢态度”之间的区别。代表性角色以京都动画代表作之一《幸运星》中的配音演员钉宫理惠和柊镜为例,引用字幕组的注释,解释字幕组的地位和中国宅词的形成与传播过程。

然而,更难解释那些独立于日本文化圈并在中国语境中诞生的词,例如“吃瓜者”(“melon”通常被误认为是“西瓜”,但实际上是“瓜子”)。在描述“瓜子”在中国文化中的地位时,这本书使用了“日本人吃薯片的感觉”和“在家看电视时,你可以用手在嘴里找到满足感,同时解放你的大脑”的比喻。对中国人来说,吃瓜子意味着绝对确信他们面前发生的事情与他们自己无关,作为旁观者感到自在,并且处于没有任何警觉的状态。这种吃瓜子的习惯在网上仍然存在,形成了“吃瓜者”的固定词汇。

书中的用例部分来自微博,部分来自日本推特,更多来自作者英子本人。作为《时代之泪》的一个用例,《生有神谷》是指神谷明与神谷浩史之间的纠纷,是作者独立的代表作。

在词汇选择方面,《中国宅词词典》是客观的,没有太多个人偏好。它放弃了一些太小和太面向成人的词汇。它侧重于包含中日文化对比元素的词汇。它放弃了一些完全来自日语和汉语语境的词汇。“当然,选词的标准也是主观的,这与我自己的属性有关。由于对J粉丝或akb粉丝的理解仅限于表面,他们不知道实际的表达方式,所以在翻译米圈的用例时感觉有点难处理。就我个人而言,我对2000年后的动画相当熟悉,我涉足过房子和腐烂。我还看了一些卡通片。与连载漫画相比,商业广告更多。

至于为什么《中国房屋术语词典》是“中国”,笔者认为“中国”一词的使用必然会带来一些政治和意识形态色彩,所以取而代之的是更广泛的“中国”一词。就像日本的“中国菜”一样,虽然它是中国菜,但涵盖面很广。川菜、上海菜、粤菜、台菜都是中国菜,甚至是日本改良菜。像御宅族文化一样,中国菜也是由人民主导的。没有严格的界限,它们经常相互影响。因此,“中国”一词更可取。

“朴素术语”的使用者不一定知道这些词的经典化。至于不知道“屋语”来源的普通大众对“屋语”的误用,笔者认为,像核心屋人一样,很难要求普通大众去追踪和核实来源,因为这样做还需要一定的能力(如搜索和识别能力等)。)。用户可能只是认为过度使用它很有趣,这将在一定程度上加深对居住群体的刻板印象,并导致更多标签现象的产生。作者说,“当我年轻的时候,我可能会感到非常生气。现在我感觉平静多了。”

家庭语言不断被发明,然后它的使用频率下降甚至消失。“但这不仅限于家庭语言。单词和词汇不断被发明,但是当前的媒体环境加速了这一发明的频率和传播。有些词被发明出来,有些词被不经常使用甚至消失,这是很常见的。日本的在线或娱乐节目也不时地讨论“死词”,这些词曾经流行,但现在已经不再使用了。英子认为,遗憾的是日本在这一领域有许多详细的记录。目前,中国还没有人系统地整理和出版它们。虽然xx中有十大热门词汇,或大数据等研究,但仍然很难知道一个词的来源、传播途径和用法《中国家园词典》只是试图解决这个问题。

福彩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