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上海最美的秋天,都在陈钧德的画中

日期:2019-11-07 17:47:15 阅读量:1436 作责:匿名

 

我的绘画之手伴随着生命之火而来。只要生命之火还在,我就会继续画画。

-陈钧德

三角洲陈钧德

陈钧德在上海出生和长大。上海是他真正的家。他的梦想、灵感和感情都与这个家密切相关。他的作品被誉为当代海派油画中最具特色的艺术符号之一。

上海香港美术馆最近举办了“海秋韵——陈钧德作品展”,展出了陈钧德先生以海城风景为主题的纸画。

其他人完成了他们的新作品并不是新闻,但是当中国美术馆更早举行大型展览时,据报道陈钧德先生病了。

但是在过去的两年里,他在疾病中完成了一批优秀的作品。

△“上海九曲大桥”

本次展览分为两个部分。

海上秋韵

陈钧德近两年的最新作品在1号大厅的《海秋韵》中展出。

在撰写这一批作品时,陈钧德身患重病,接受了多次手术或化疗。

当时,研究过陈钧德的传记作家丁西林参观了陈钧德的家。

陈钧德谈到了他以前画过的一些作品,但它们并没有形成一个系列,所以他想画一系列关于上海主题的作品。

△“上海新世界阳光和平”

考虑到他的身体状况,丁西林建议他用油画棒来创作。陈钧德接受并决定以上海的秋天为主题。“海上秋韵”这个词是他命名的。

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里,陈钧德忍受着痛苦,开车把儿子送回了他最熟悉和喜爱的上海。他终于完成了工作,实现了他的愿望。

这是他一生中描绘上海的最完整的一套纸质作品,非常罕见。

△“世界欢迎秋天”

行板就像一首歌。

2号厅的欧洲作品《汉办·葛格》(Hangban Rue Ge)是陈钧德欧洲之旅的一部分,将被收录在文慧出版社出版的专辑《陈钧德绘画艺术》中。

围绕“海上秋韵”这一主题,陈钧德创作的这30余幅纸油画让上海观众熟悉了他们不再熟悉的城市景观,并散发出奇异的光芒。

△“上海思南路秋”

从陈钧德的角度来看,上海街头的梧桐树实际上不同于巴黎、马赛和里昂等法国城市,也不同于南京和杭州。

每当他漫步在上海西区的小巷里,他总是对梧桐感到厌烦。优雅的梧桐神奇地将周围的高楼、房屋、小巷、汽车和居民融为一种优雅宁静的色调。

因此,在他的笔下,梧桐已经成为现代上海的精神。由于梧桐的连接,它周围的一切都很可爱。

△“夕阳中的梧桐”

在过去的100年里,上海出现了一批绘画大师,他们达到了中国现代主义绘画的高度,赋予了这座城市一种精神和灵魂,如林风眠、刘海粟、吴大羽、关良和阎梁文。

三角洲陈钧德(左一)和刘海粟(右二)

丁西林认为,陈钧德很少延续第一代中国油画家的感情和性格,经过60多年的探索形成的“洪亮色调”不仅成为中国现代主义油画的重要画家,也极大地丰富了上海的“艺术性格”。

△“陈钧德自画像”

自1974年以来,陈钧德一直在上海戏剧学院任教,有许多才华横溢的学生,包括余符晓、张建军、周长江、郭润文、黄阿忠和蔡国强。

陈钧德教授为上海乃至全国的油画事业做出了突出贡献。他的艺术成就受到当代艺术界的广泛尊重。

△“上海南京路步行街”

艺术评论家说-

范迪安(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

陈钧德的艺术是“写意油画”的成功范例。他的作品充满了“写作”的趣味和“生活”的趣味,也创造了“写作”的个性风格和“意义”的有意义的内涵。今天,当写意油画成为中国油画的一种新的文化意识时,更明显的是陈钧德先生作为一个路人和同事做出了贡献。

△“上海豫园”

尚辉(艺术评论家)

(陈钧德)成为当代上海油画最具特色的艺术符号之一,是刘海粟、林风眠、关良和吴大羽的有影响力的继承者。

△“上海向阳公园”

贾周放(艺术评论家)

陈钧德是中国油画中当之无愧的色彩大师。

△“上海音乐厅的秋天”

詹建军(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兼博士)

他的作品对西方现代油画艺术有着明显的影响,同时也凸显了中国画的写意精神。其中,色彩运用的对比、洒脱的绘画手法和意味深长的审美趣味,使陈钧德先生的油画作品表现出中国画精神美的艺术特征。

△“上海外滩美日”

别人眼中的陈钧德

黄昌勇(上海戏剧学院院长)

众所周知,上海戏剧学院是一所专业戏剧学院,但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我们学校培养了一大批艺术界有影响力的人,其中陈钧德是象征性代表。

今年春节,我代表学校拜访了陈先生,并去了他的工作室。我非常震惊。他80岁了,身患疾病,仍然坚持艺术创作。我们看到的这些作品都是近年来新创作的艺术品,值得尊敬。

△“上海复杂光路中的秋影”

李雷(上海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陈钧德先生一直散发着他的光芒,它的美丽、温柔和诗意,照耀着我们一代又一代的学生、一代又一代的艺术探索者和一代又一代的艺术爱好者。陈钧德将西方油画技术与中国美学完美结合,这种人物在美术史上是罕见的。

不久前,以油画棒的形式,他再次离开了他深爱的城市。秋天的阳光和他心中的阳光跃入纸上。今天我们可以在这里看到如此美丽的画,因为陈钧德先生已经把心中的阳光抽走了。

△“上海展望新世界”

黄阿忠(上海美术家协会油画委员会常务副主任)

我是陈老师的第一批学生。那年他还不到40岁,现在陈先生已经80多岁了。中国艺术界的“尚熙现象”都是因为有像陈钧德这样勤奋教育学生的尚熙老师。

在我们一起出去写生之前,他在路边,把他家的木屑编织成篮子,把纺锤放在梧桐树上,开始画画。在陈先生的作品中,上海出现了多少条街道和多少棵梧桐树。

陈先生对上海有感情,他对艺术充满热情。他的榜样比语言更重要。他以自己的热情驱动了许多学生。

△“上海红楼”

《激情永不消逝——艺术隐士陈钧德的成长历程》一书的作者丁西林

在陈钧德生活的时代,绘画的定义和表现非常多样化,但他没有分心,坚持走自己的路,东西方艺术的融合和探索之路,他是如此坚定和有成就。艺术界对他的评价是,陈老师在以色彩为主体的绘画本体语言探索上达到了一个很高的顶峰,取得了很大的突破。

这些艺术家和上海有什么关系?陈先生告诉我,他的画远离历史和文学,他走的是一个纯粹的绘画艺术家的道路。他没有画主题创作,但这次展览只是关于上海周围的另一个主题创作。

这批画让我非常感动。2017年,陈老师动了手术,切除了一个肾脏。到了2018年,尽管他病得很重,他仍然带着狂热的情感画了一幅如此响亮的画。别看这张不像油画那么厚的小纸,但我看到的是“上海色彩交响曲”。

曲郭峰,上海戏剧学院副教授

我们过去常常和陈钧德先生一起出去画画。他画什么我们就画什么。他画在前面,我们画在后面。他的画很大,我们画得很小。作品的色彩,包括对自然的理解,都是模仿。后来,陈先生拍了拍我,说这段时间你画了很多,但你不能这样做。他说艺术不应该被模仿。你应该记住这些话,这幅画的方向是我的,你应该找出你的路在哪里。我说我的路和你的不同吗?他说艺术家有不同的道路。如果你跟着我,你将到达一个死胡同。你必须为自己着想。

从那以后,当陈先生画画时,我故意避开他。他(作品)的颜色非常明亮和热情,我的颜色非常灰暗和无助,完全不同。

后来,我回到节目中做了一个报告。看完之后,部门领导非常生气,说这个人出发时做得很好。他怎么会这样回来的?那是许多嘈杂的事情。但是陈老师很坚定。他对我说,“你知道吗?”许多人会让你失望,但我会给你90分。

△“上海新世界的秋天”

艺术评论家李晓峰

剧中有很多人,各种各样的人,所有的角色,但是为什么会有“戏剧现象”?那是因为陈钧德老师开创了一种上海风格。他是中国现当代美术启蒙大师。

△“上海露天咖啡馆”

新演出工作室

作者:孟乐蓉

编辑:肖凯

这些照片由组织者提供,部分来源于互联网。

11选5投注 500万彩票网 北京11选5 广东快乐十分